【银河国际app下载注册】辽宁能源集团股份有限企业,签定的含义及中华贡献

据媒体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28日签署一份名为“能源独立”的行政令,旨在扫除前任总统奥巴马发起的对化石燃料的限制。这也意味着,奥巴马时期的环保法规即将被废。

气候变化是典型的全球性问题,需要在各国通过努力达成国际合作的基础上共同应对。在全球气候变化治理的多重路径中,国际气候变化条约体系的演进至关重要。然而,自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以来,为达成一份在《京都议定书》承诺期满后,具有法律拘束力并含有国家强制减排义务的气候条约为目的的国际气候谈判却一波三折、艰难前行。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治意愿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而分化变幻,依赖于京都机制的国际碳市场及其金融工具也因此徘徊低迷。在此全球气候合作生死存亡之际,《巴黎协定》确立了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制度的总体框架,其签署无疑具有关键的里程碑意义。

虽然此前白宫已经预告了这一信息,但此举依然令世界各国、特别是欧洲惊诧不已”。除了对新行政令提出尖锐批评,欧洲一些国家还担心,特朗普会有更大的动作——撕毁气候变化《巴黎协定》。

一、《巴黎协定》的意义

众所周知,《巴黎协定》是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经过两周的艰苦谈判,才于2015年12月12日达成一致意见并正式签署的,也被称之为全球气候新秩序的起点。根据协定生效要求,必须在2016年4月22日至2017年4月21日开放签署日内,有不少于55个缔约方,且排放占全球温室气体总排放量至少约55%的缔约方签署批准时,《巴黎协定》才能正式生效。虽然与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首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京都议定书》相比,《巴黎协定》的生效门槛降低了许多,但是,如果达不到规定的缔约方,也无法生效。

首先,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合作符合全人类共同利益,也是人权保护的重要内容。地球是人类共同的家园,我们每一个人都身处其中,命运与共。2014年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发布的第五次报告再次肯定了人类活动是引起气候变化的重要原因,气候变化对人类社会产生负面影响,而且这种影响在不断增强。如果任其发展,将会对人类和生态系统造成严重、普遍的和不可逆转的影响。气候变化威胁全球人类生活以及粮食与水的安全。获得清洁的水、空气和食物的权利,是不可剥夺的人权。因此,《巴黎协定》的签署有利于环境权利的保护。

由于《京都协定书》只规定了发达国家在2020年前两个承诺期的减排承诺,而缺少了发展中国家。因此,执行的效率并不高、效果也不是很好,各方对《京都协定书》的期待也不是很高。而《巴黎协定》则既包括了发达国家,也包括了发展中国家,自然,就更值得各方期待。如果能够正式生效并顺利实施,将对全球气候变化带来极其重要的影响,给未来带来更多美好的期待。

银河国际app下载注册,其次,《巴黎协定》在签署首日得到175国的支持,表明各国在气候变化治理的国际合作方面达成了普遍的政治共识。尽管各国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能力和政治意愿方面大相径庭,并逐渐演化成不同的气候利益集团在国际舞台上发声。但不可否认各国在遏制全球变暖、减缓和适应全球气候变化的损害、控制全球平均气温升幅等方面的目标是共同的,每年一度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以及《公约》体系外的各项谈判,都在努力试图消除分歧、取得共识。《巴黎协定》作为一份具有法律拘束力的国际条约,其意义在于把各国的政治共识通过法律的形式明确和固定下来,连同《公约》一起构成后京都时代国际气候变化制度的法律基础。

应当说,《巴黎协定》是一次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共识,也是创造更清洁未来的一次共同选择、最优选择。随着协议的正式生效,一定会让全球气候产生积极的变化,让全球气候站上新高度、让全球气候秩序跨上新起点,所有国家都应当积极参与、大力支持、全力配合,力争让《巴黎协定》早日发挥作用、产生效果。

第三,灵活务实地创造了全球治理的新范例。哥本哈根大会以来的国际气候谈判屡屡遭遇阻力的原因之一是京都机制所确立的只针对发达国家的“自上而下”的强制减排义务,一方面其减排义务分配的公平性常常受到质疑,另一方面,由于公约缺乏有效的遵约机制,发达国家的强制减排义务又无法真正得到落实。《巴黎协定》另辟蹊径,通过国家自主决定贡献的方式实行“自下而上”的减排义务,巧妙地回避了各国减排义务分配上的难题,也最终将剑拔弩张的“硬碰硬”冲突化解为各国自身努力的目标。

很显然,美国以“能源独立”为借口的能源新政,是违逆《巴黎协定》的行为。要知道,美国作为目前全球第二大碳污染、碳排放国,此前一直是污染排放的全球老大,直到近两年,由于中国的发展速度很快,对能源的需求和消耗增多,才勉强当了“全球老二”。如果放开对化石燃料的限制,可以肯定,不要多长时间,美国又会成为全球碳污染、碳排放老大。

第四,《巴黎协定》的签署为国际碳市场注入强心剂。自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无果以来,《公约》下谈判每每无果而终,由于迟迟不能对2020年后京都时代的气候机制做出具有法律拘束力的制度安排,以排放权交易为核心的国际碳市场信心受挫,不仅各个排放权交易市场不活跃,其他碳金融工具也持观望态度。作为强制性市场机制应对气候变化的典范,欧盟排放交易机制也经历了碳价暴跌和波动的惨痛教训。被誉为自愿性减排机制代表的美国芝加哥气候交易所最终也难逃被收购的命运。《巴黎协定》延续了京都议定书的排放交易机制,虽然具体细节仍需补充完善,但签约首日得到175国签署的支持,无疑释放了积极的市场信号。可以预见,未来国际碳市场必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对美国的能源新政,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媒体等都迅速做出反应。欧盟对特朗普的声明率先发出批评,表示对特朗普撤销“清洁电力计划”(Clean
Power
Plan)的决定“感到遗憾”。“清洁电力计划”是奥巴马气候政策支柱,旨在限制发电厂的碳污染。这一电力法规是美国作为对巴黎协定承诺而提出的举措之一。此前巴黎协定要求各国解释将如何应对全球变暖。

二、中国贡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则表示,“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目标和政策行动不会改变。”虽没有直接点名批评美国的能源新政,但也不难看出,对美国政府这样做感到遗憾。而正在中国访问的欧盟气候与能源专员米格尔.阿里亚斯.卡涅特更明确表示“气候变化的新时代开始了,欧盟和中国已做好引领道路的准备”。

中国在构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新秩序方面,可谓功不可没。在国际气候谈判舞台上,成为多边气候规则的积极倡导者和制定者,并在国内通过立法和政策积极行动以落实承诺,彰显了负责任大国的软实力和大气度。

特朗普政府此举,也在美国国内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奥巴马政府前顾问约翰·波德斯塔就公开表示,“如果美国放弃在减少温室气体污染全球行动中的领导地位,其他主要国家,特别是中国将主导即将来临的清洁能源经济。”

首先,作为《公约》首批缔约方和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发起国之一,中国政府一直积极参与和推动着气候变化的国际谈判和《公约》进程。在每一次缔约方大会上,中国一直坚持《公约》所倡导的“共同但有区别原则”,强调发达国家在工业化进程中积累的历史排放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经济发展的客观需求。在巴黎气候大会上,中国既坚守了原则,又灵活斡旋。在中国的外交努力下,《巴黎协定》最终坚持和重申了“共同但有区别”原则,有力维护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同时,中国本着务实的精神,力主采取根据各自国情做出减排承诺的“国家自主决定贡献”模式,避免了京都机制下强制减排义务分配带来的尖锐矛盾。最终促成了各方都能接受的减排方案,为《巴黎协定》的顺利通过和签署奠定了基础。

也许,谁来主导清洁能源经济、谁来引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可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全球气候变化工作能否按照《巴黎协定》推行下去,能否给全球带来更多福音。

在双边气候外交中,中国在各个气候利益集团之间穿针走线、游刃有余。一方面主动积极地与澳大利亚、英国、美国、法国等国家进行对话谈判,并发布双边联合声明,争取最大限度的谋求共识、减少分歧。其中,自2014年至2016年中美两国三次发布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并承诺同时签署《巴黎协定》,在各国面前起到了良好的表率作用。另一方面,启动中国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通过南南合作,帮助和协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道共同解决应对气候变化的资金问题。

虽然美国调整能源政策后,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全球污染排放,给全球环境保护带来新的压力。但是,从总体上讲,不会明显增加全球的污染排放总量,不会给全球环境带来明显变化。比较令人担心的是,美国的行为,会不会伤害到其他国家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热情、伤害已经形成的全球共识,尤其是《巴黎协定》的生效和实施。

其次,早在2007年中国政府即制定了《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自2008年起每年公布《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公开透明地向世人展示中国的每一步努力。此后,陆续颁布一系列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政策,并于2015年向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提交了中国国家自主决定贡献文件。此外,在其他的国家政策文件中也纳入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内容,如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提出了“单位GDP能源消耗年均累计下降15%,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年均累计下降18%”的目标。中国积极建立应对气候变化的排放权交易市场机制,目前已经在全国范围内设立了七个排放权交易试点,力争建立全国性排放权交易市场。通过市场机制,引导私营部门和社会资本共同应对气候变化。

要知道,《巴黎协定》的达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能够支持这样的协定,可以说做出了巨大努力,作出了极大让步。因为,全球环境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并不是发展中国家的“罪”,也不是短时间内形成的,而是经过几百年的逐步积累才形成的。这其中,发达国家在推进工业化过程中留下了更多的污染因子,发展中国家只是延续了发达国家的做法。更何况,发展中国家也在积极倡导利用清洁能源。

中国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并一直把应对气候变化作为环境权保护的重要指标,在中国政府发布的两期《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中都规定了环境权利保护的内容,并在首期《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中明确提及,“落实《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减缓温室气体排放”。这表明中国政府不仅仅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而且把应对气候变化作为人权保护的立足点和归宿。

也正因为如此,美国的能源新政,实质是对已经形成的全球共识一次极大的冲击。即便不撕毁《巴黎协定》,也会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共识产生严重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其他国家不步美国后尘,不出尔反尔,才能有效应对美国能源新政可能带来的冲击,避免在美国能源新政面前被动。

而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由于欧盟、中国等主要国家已经对美国的能源新政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明确了自己的态度,美国国内也对能源新政批评声、质疑声很多。因此,美国能源新政可能给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也会受到一定限制和遏制。更重要的,多数国家不会因为美国的能源新政而改变对更清洁未来的追求。毕竟,环境是人类共有的资源,而且是不能有任何含糊和马虎的资源。损害地球环境,就等于损害人类自己的利益。也就是说,尽管美国出台了能源新政,也可能会依仗着大国地位一意孤行、我行我素,但是,对其他国家追求更清洁未来的目标不会产生多大影响,更清洁未来一定会继续成为全球共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