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30年风光发电将减少化石能源消耗3亿吨标煤

日前,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联合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发布的《能源转型加速度:中国风电光伏发电的协同效益》报告指出,到2030年风光电将带动减少化石能源消耗量近3亿吨标准煤;2016-2030年,中国风光发电将累计拉动投资额约5.4万亿元。

《中国风电光伏发电的协同效益》报告发布
2030年风光发电将减少化石能源消耗3亿吨标煤

专家认为,为达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达到15%、到2030年达到20%的发展战略目标,风电、太阳能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电力的规模化发展成为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途径,加速推动中国能源转型升级。

4月11日下午,《中国风电光伏发电的协同效益》报告发布,《报告》指出,2030年中国风光发电将减少化石能源消耗量近3亿吨标准煤,风光发电在总发电量中占比将从2015年的4%分别增长到2020年的8%和2030年的17%,累计拉动总GDP增长约14.3万亿元,相当于北京市2015年GDP的7倍。

风光发电的协同效应

这份报告由绿色和平北京办公室组织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系等机构,历时一年共同完成。报告基于中国电力系统现状,构建了2030年中国电力系统的发展情景,并在该情境下定量、定性地评估中国风光发电所带来的能源、环境、经济和社会效益。

据了解,该报告基于2015-2030年中国电力系统发展情景预设,首次定量、定性地评估中国风光发电的能源、环境、经济和社会效益。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原主任李俊峰表示,目前中国的能源转型虽然处于起步阶段,只有全面了解风电光伏的协同效益,才能有力地推动能源转型,尽快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

在大气污染防治和减排承诺的双重约束下,中国能源向去煤、低碳的方向转型已确定无疑,《报告》指出可再生能源电力的规模化发展是实现这一转型的重要途径。

在能源效益方面,2015年中国风光发电总共替代近6000万吨标准煤。到2030年中国风光发电将减少化石能源消耗量近3亿吨标准煤,这几乎相当于法国2015年全年的一次能源消费总量。

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风电累计并网装机容量达到1.29亿千瓦,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4318万千瓦,中国风电和太阳能光伏新增和累计装机容量均位于世界首位。《报告》指出,相较于燃煤发电,2015年中国风光发电的外部环境收益约为0.16元/千瓦时,已经高于2016年河北张家口对风电的补贴0.14元/千瓦时,预计2030年风光发电预计带来外部环境收益共计4560亿元。

在环境效益方面,相较于燃煤发电,2015年中国风光发电的外部环境收益约为0.16元/千瓦时,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河北张家口对风电的补贴仅为0.14元/千瓦时,已低于单位外部环境收益,风电环境效益显现。预计2030年中国燃煤发电的环境外部成本约为0.3元/千瓦时,并网风光年发电量分别达到9802亿千瓦时和5400亿千瓦时,风光发电协同环境效益将达到4560亿元。

然而,风光发电也正遭遇瓶颈:“弃风”、“弃光”问题愈加严重,发电小时数没有得到有效保障。2016年弃风约500亿度电,比2014年增长了4倍。总报告统稿人、卓尔德环境研究中心首席能源经济师张树伟指出,我国过去3年累积弃风量相当于一个天津市全年的用电总量。“我们在投资建设很多清洁能源电站的同时,浪费掉大量的金钱和资源,这是可再生能源目前的现状。”

在经济效益方面,风电和光伏产业横跨第二、第三产业,涉及新材料、制造、电力和自控等多个领域。2016-2030年,中国风电光伏发电累计拉动投资约5.4万亿元,累计拉动GDP增长约14.3万亿元,相当于北京市2015年GDP的7倍。

据张树伟介绍,从全生命周期来看,在不弃风的情况下,风电场约需要一年时间抵消建设过程中消耗的能源投入,成为净能源生产者。而如果年发电小时数不能保证,该过程必将延长。

在社会效益方面,总报告统稿人张树伟表示,从就业方面来看,2015年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产业直接创造145万人的就业岗位,这一数字到2030年得上升到768万人,得是2015年全国高校新毕业生的总数。

在能源转型过程中,由于关停煤电厂和煤矿所带来的失业、地方收入减少问题也讨论甚多。对此,《报告》指出,2015年可再生能源直接创造了145万人的就业,这个数字到2030年将上升为768万人,是2015年全国高校新毕业生的总数。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原主任李俊峰做了一个比较:这比现在整个煤炭、石油行业从业人数还多100多万。

风光发电未形成共识

李俊峰说:“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不仅推动了能源转型、减少了环境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同时对拉动就业、消除贫困都做出了贡献。”

在高速发展的过程中,风光发电的弃风、弃光问题日益严重,发电小时数没有得到有效保障。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部经理袁瑛表示,过去3年,中国弃风达5000亿千瓦时,相当于天津市1年的用电量。“一些对风光发电的议论、质疑的声音不绝于耳。”

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风电专业委员会的秘书长秦海岩指出,丹麦2016年的风电在电力中的占比已经达到了42%,更惊人的是其中有5%的时间实现了百分之百的风电,为全丹麦进行供电,这是非常惊人的成绩。

银河国际app下载注册,专家认为,照此态势发展下去,风光发电的巨大协同效益将会大打折扣,不利于中国能源结构的转型升级。

“我在德国时发现,德国和丹麦上到政府官员,下到平民百姓,各个层次的人都对能源转型有决心、有信心,这是他们成功的原因之一。反观我国,在讨论能源转型时还有很多的异议,因此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道路上还没有达成共识。”秦海岩说。

张树伟分析说,中国风电光伏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瓶颈,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风电光伏在能源、环境、经济和社会等方面所产生的显著效益尚未被社会所熟知,“不仅没能在全社会达成共识,还存在很多理解误区,甚至对事实的扭曲。”报告也指出,全社会对于风光发电在经济和环境等方面产生的效益尚缺乏全面的认知,导致存在诸多约束可再生能源健康发展的桎梏。

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风电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表示,目前社会过度强调风光发电的电网成本,对电网带来很大的波动性,其实其成本不是那么高,波动性也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此外,有人认为,发展风光发电而不让火电发电,影响火电行业的生存,事实上这只是看到了对火电等传统能源行业的影响,没有看到发展风电和发展光伏对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带动作用,提供了多少新的就业机会等优势。

李俊峰说,现在风光发电带动就业150多万人,到2030年可达770万人。“这是什么概念呢?770万人相当于现在整个煤炭和石油行业所有员工数,还要多出100万来。因为整个煤炭行业大概是400多万人,石油行业200多万人,加起来才600多万人。”

李俊峰还表示,目前一味地强调风光发电政府补贴过高,却不考虑燃煤发电的外部环境污染成本,而忽视了风光不仅能替代煤炭减少环境污染,还在通过多种途径降低成本、减少补贴。值得一提的是,这种“补贴”发放的效率低下,不利于这些风光企业的发展。

发展风光发电以加速能源转型

尽管风光发电有着巨大效益,但仍面临着诸多质疑。那么如何消除消除质疑、达成共识,推动其健康发展,从而推动能源加速转型?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王仲颖表示,现在的能源结构,70%以上的是煤电,电消耗的越多污染越厉害。如果不搞风电光电,继续下去会带来经济生态恶化等问题。

华电福新能源副总工程师张文忠表示,近年来,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尤其是风光产业在全球范围内发展很快,政府的政策扶持力度功不可没。“就以风电为例,现在真正投资风电,真正把风电建起来,并且以电为产品的主要是国企、央企。希望政策应该更多地支持民营资本、民营企业进入。”他还表示,外界对风光发电的垢病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风光发电建设成本高,而收益回报周期长;二是与传统的火电、水电、燃气发电相比,其对电网的调频调压不足。“因此我们要深入研究,发挥风光电力系统的积极影响,解决好两大质疑。”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刘译阳表示,有人认为光伏发电价格高,“现在北京家庭用电可能是0.5-0.6元,如加上在净化空气方面的投资,每个人花费的钱折算到电价中,我们希望电价是0.8元,希望有蓝天。目前还没有一个比较好的数据可以传播出来,让很多百姓了解光伏行业。”

协鑫集团副总经理伊明表示,风电光伏企业要通过模式创新、业务创新,持续减少对政府补贴的依赖。

“风电光伏企业要认真核算风电光伏发电的真实成本,以实际行动降低弃风弃电率,推动风电光伏产业发展,助推能源转型。”李俊峰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