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推进天然气人民币战略切实可行

当前,人民币国际化推进节奏较为缓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民币尚未成功与某种大宗商品挂钩。而在目前的大宗商品列表中,天然气几乎是最佳选择。因为从各个维度分析,天然气在全球范围内的消费量与贸易量都将持续增长,甚至有望成为最重要的大宗商品。

随着全球能源向清洁化转型,以及天然气资源的大量发现和供给增加,天然气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将进一步增加。

资源储备方面,根据BP《世界能源展望2016》发布的数据,全球天然气剩余技术可采资源量约784万亿立方米,按照目前3.6万亿立方米的年开采量,在未来两百年中都可以保证全球天然气的稳定供应。绿色发展理念方面,在后巴黎协定时代,全球步入能源清洁化转型过程,在化石能源领域,更为高效、清洁、低碳的天然气受到追捧,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都对其产生了更强烈的需求。价格方面,全球天然气市场供给持续宽松,价格不断走低,这必然会刺激天然气市场进一步扩容。技术方面,液化天然气的发展让全球天然气贸易趋于便利化,LNG储存与运输技术的不断成熟,在客观上促进了全球天然气使用量的增加。因为上述这些原因,天然气必然将成为一种主力能源。来自国际能源署的预测数据显示,到2030年,天然气在世界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将提高到28%,超过石油,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

IEA在2016年《国际能源展望》中指出,伴随着全球能源体系的逐渐转型,未来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将会成为满足全球能源需求的最大赢家。天然气有可能与石油并驾齐驱,甚至取代石油成为主导的化石能源,全球在一段时期内将进入一个“气体能源主导”的时代。

在全球天然气市场持续扩大的过程中,如果中国能够推出“天然气人民币”,即通过人民币在天然气投资、生产和贸易中的广泛使用,推动全球天然气市场以人民币计价与结算,让人民币锚定天然气,将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一个低成本的解决方案。

作为未来最主要的天然气消费和贸易大国之一,中国理应抓住这一契机,努力推进人民币在全球天然气贸易中的应用,进而重塑全球资金流。并发挥与石油美元相类似的作用,在推动天然气生产与贸易稳定健康发展的同时,更好地维护中国的经济利益,提升中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地位。同时,以人民币计价的天然气跨境结算和交易,将极大地扩展人民币使用的空间和范围,助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并推动国内天然气行业改革和能源结构的低碳化转型。

现在处于战略机遇期

一直以来,美国以其特殊的经济与金融地位,维持着石油美元环流,长期呈现消费膨胀、外贸逆差和大量吸收外资并存的局面,美国经济亦得以在这种特殊的格局中增长。诚然,石油美元在其发展过程中存在许多特殊的历史条件和背景,但我们仍可以从中为天然气人民币的形成和未来发展找到一些可资借鉴的经验。

基于当前的全球天然气市场发展趋势以及国际政治经济大背景,笔者认为,天然气人民币战略具有切实可行性。而且,目前中国用人民币来购买天然气具备比较好的环境、条件和机会,正是推进该战略的重要机遇期。

目前,学术界对天然气人民币并无准确而全面的定义。根据天然气人民币形成的市场和政治逻辑,笔者试图从政治经济学的视角对其概念进行初步界定。

其一,中国的市场势力正在发挥关键性作用。中国2016年的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为36.6%,全年进口了大约733亿立方米天然气,而且进口量呈逐年增加态势,这让中国在当前全球天然气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中具备了强大的议价能力,为用人民币进行天然气结算提供了可能性。而且可以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市场势力会进一步增强,原因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第一,页岩气革命的成功,让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天然气消费国从天然气净进口国逐步转变为天然气净出口国,这导致全球天然气贸易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中美两国不再是竞争关系,甚至有可能发展为供需合作关系。第二,乌克兰事件之后,俄罗斯天然气出口重心向东移,让中国和整个东北亚地区天然气进口渠道趋于多元化。第三,中亚国家、西亚的卡塔尔等国与中国的天然气合作更趋密切;随着美国中东政策导向的变化,中东国家也势必会加大对中国的天然气出口力度。以上这些因素,共同决定了中国将在全球天然气定价中拥有更多话语权。

所谓天然气人民币,是与石油美元相对应的一个概念,即通过人民币在天然气投资、生产和贸易中的广泛与大量使用,推动全球天然气市场实行以人民币计价与结算。

其二,天然气价格正在试图与石油价格脱钩。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天然气定价方式始终采取与石油价格挂钩的模式,这种定价方式至今依然主导着欧洲和亚洲的天然气市场。但是近年来,全球天然气产量与贸易量激增,天然气价格正在尝试与油价脱钩。一旦天然气获得独立定价权,它与美元的关系便会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这为天然气人民币的形成创造了难得的窗口期。

对天然气的进口使人民币流向境外,而天然气出口国则通过购买中国生产的产品和服务以及投资人民币金融产品,使人民币得以回流中国。由于未来天然气将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大宗商品之一,天然气人民币计价和结算所形成的人民币循环链条可以使人民币在全球贸易结算中的份额大大提高,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届时,中国不仅可以借人民币的主导地位获得相应的“铸币税”,亦可因此得以降低人民币融资成本。

其三,亚太市场还未形成具有公允性的天然气指导价格。目前,全球天然气市场大致分为北美、欧洲和亚太三个区域市场,北美市场的基准价为美国亨利中心的报价,欧洲市场的基准价为英国国家平衡点价格,亚太市场则一般参考与“日本一揽子进口原油”挂钩的LNG到岸价。但是,日本到岸价的影响力目前还很小,而且日本最大的短板是其国内几乎没有天然气生产,因此它未来也不大可能成为亚太地区的区域交易中心。与之相比,中国不仅是一个天然气消费大国、贸易大国,还是一个潜在的天然气生产大国,具备在国内形成一个完整交易市场的可能性。如果中国天然气市场形成的交易价格具有公允性,将有可能成长为亚太区域市场,甚至全球市场的参考价格。

条件日趋成熟

其四,推动天然气人民币战略,最大的挑战来自于美国的干扰与美元的冲击。然而,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美国在全世界表现出了一种战略收缩态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有望创造一种双赢的局面,通过与美国在其他领域的利益交换,来避免美国对天然气人民币的直接打击。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被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篮子,标志着人民币国际化又迈出了重要一步。而伴随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逐渐实施,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进一步加快。与此同时,随着天然气在我国和全球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不断上升,天然气将成为最主要的大宗商品之一,以天然气贸易充当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平台,可以进一步提高人民币在全球贸易结算中的地位,进而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突破口在国内

笔者认为,鉴于当前的国际政治经济大背景及未来全球能源的发展趋势,天然气人民币战略的推进将具有切实的可行性。可以说,在中国建立区域性天然气现货和期货交易中心的条件已日趋成熟。

天然气人民币战略看起来是一个国际战略,但中国完全可以从国内市场开始做起,因为从本质上来讲,所有的国际化都可以视为国内市场的延长线。

当前,国际油气供过于求局面的出现,以及俄罗斯油气出口重心的东移,使东北亚地区的中日韩三国获取油气资源和谋求定价话语权的能力不断增强,中日韩三国在推进建立区域性天然气交易市场有共同诉求,从而为东北亚地区建立共同的天然气交易市场创造了契机。中日韩三国和俄罗斯、中亚地区可从双边协商的天然气现货交易起步,逐步建立起东北亚天然气交易市场,进而推动形成中国天然气市场基准价格,并形成以人民币计价的贸易机制。

当前,各市场主体仍然存在使用美元进行天然气交易的路径依赖,那么凭什么让其他国家改用人民币作为天然气的计价与结算工具?这就要求中国首先在一个能够最大程度地显示中国话语权的市场上,以人民币进行天然气交易,这个市场应该在中国本土建立和形成。

但在如何寻求俄罗斯、中亚、日本、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参与以中国为主导的天然气交易中心方面,必须充分考虑到各方利益。事实上,对俄罗斯和中亚地区国家而言,与中日韩三国的能源贸易具有很强互补性。俄罗斯、中亚地区加强与中日韩三国的合作,可以为其油气找到稳定的市场;而中日韩三国则可更好地保障其油气供应安全,并保证交易市场的连续性。

一个合格的天然气市场至少应该具备三个特征:规范性、竞争性、具有活力。规范性,要求中国天然气市场具有成熟的、完整的交易制度与交易规则;竞争性,要求中国天然气市场的交易主体是多元的;具有活力,要求中国天然气市场上的交易是频繁的,交易量具有一定规模。从目前来看,国内的天然气市场尚不具备这些条件,所以第一步,中国应该加快天然气体制改革,加快市场制度建设和规则设计,以尽早在国内建立起一个比较完备的、包含现货和期货等多交易品种的天然气市场。

此外,加强跨境油气基础设施建设是促进亚太天然气交易市场的重要基础。要建立亚太天然气交易市场,必须加强中国天然气管道和LNG储运设施的建设,同时要加快推动中日韩三国与俄罗斯、中亚地区天然气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并加大油气开发、贸易等环节合作。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目前对油气管道走向存在一定分歧,但建立东北亚地区与俄罗斯和中亚地区互联互通的管网已逐步成为共识。

因为中国拥有巨大的天然气消费量、贸易量和潜在生产量,完备的市场一旦形成,交易规模有望迅速扩大,一个能够反映中国天然气供需状况的、合理的天然气价格将在频繁的交易中形成。此后,可以逐步将国际天然气贸易引入到中国市场,则国内市场上以人民币计价的天然气价格,便有可能影响甚至主导亚太区域市场价格,最终让中国成为一个巨大的天然气国际贸易中心。

BP统计显示,2015年在全球能源消费增长仅为1%的背景下,天然气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3.8%,而石油和煤炭分别占比32.9%和29.8%。在不久的将来,天然气消费很有可能超过石油和煤炭,占据能源消费市场主导地位。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将成为天然气消费增长的主要力量。有预计显示,中国将会成为天然气消费大国中唯一需要大量进口天然气的国家,未来天然气贸易量将保持增长态势,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最佳载体。

在建设国内天然气交易市场的同时,中国可以尝试在一些双边天然气贸易中实行人民币计价和结算,这样可以尽快形成以人民币结算的贸易规则,包括以人民币进行运输费用和保险费用的结算等配套规则,为未来建立区域交易市场打下良好的基础。当前,中国与俄罗斯、中亚国家的关系几乎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与这些国家的商品贸易、金融往来也比以往更加密切,这让中国在双边合作谈判中握有了更多的底牌和筹码。因为有巨大的经济体量做后盾,中国甚至可以在短期内采取以高价格换取人民币结算机会的策略。所以,倘若本着“利益互换”的原则推进天然气人民币战略,双边贸易的突破口并不难打开。

随着管道基础设施的完善和LNG运输能力的提升,天然气逐步具备了远距离、跨区域交易的条件。从全球范围看,中国处于中亚天然气供应和东北亚天然气消费枢纽地位,我国目前拥有中亚、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和中缅油气管道,管道天然气和海上LNG进口都十分便利,加上充足的天然气供给和庞大的天然气消费,使得我国在构建跨国天然气管网、建立东北亚天然气交易中心方面具有显著优势。

此外,美国页岩气革命使得北美天然气产量大幅增加,全球天然气供应宽松,正逐步使天然气成为一个独立的能源品种,全球天然气定价与石油价格挂钩的模式已经不能适应现实发展和需要。对中国而言,建立天然气现货与期货交易市场,通过设计成熟的交易制度,进而成为亚太乃至全球天然气的定价和贸易中心,既可以增强我国在世界天然气市场的影响力,为实现气价与油价脱钩、解决天然气贸易存在的“亚洲溢价”问题创造条件,又可为人民币“走出去”创造良好载体。

仍然面临诸多挑战

虽然我国具有建立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的天然气交易中心得天独厚的条件,但要顺利推进这一交易中心的建设仍面临诸多挑战。

国内层面,稳步推进国内天然气行业改革和外汇管理体制改革至关重要。我国应当积极推进国内各项改革、加快国际天然气合作,做好规划编制和交易合约设计,为早日推出人民币计价的亚太天然气交易市场创造条件,进而以天然气人民币为载体,加速我国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使天然气人民币成为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重要支撑。

国际层面,首先,东北亚地区国家间政治互信不足,经济利益难以协调。其次,或将遭致美国和天然气出口国的抵制。再次,我国还缺乏强大的军事力量作为支撑。而这可能是推进天然气人民币战略的最大短板。但这一短板也并非不可克服:

一方面,随着美国在全球军事部署的收缩,美国的海外军事影响力正在逐步走弱;

另一方面,我国完全可以更多地凭借经济上的互利共赢,获取天然气贸易国的支持。

此外,由于石油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显著下降,故而天然气人民币短期内不会取代石油美元,换句话说,在相当长时期内,很可能是石油美元与天然气人民币共荣共存。因此,天然气人民币战略的循序推进,并不会现实地挑战美元的国际地位。

事实上,以石油美元为重要支撑形成的美元霸权,其利己主义的货币政策与市场操纵,一直为世界各国所诟病。欧元的推出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与美元的抗衡力量。俄罗斯、中东地区国家等也一直探索以美元之外的货币开展石油和天然气贸易。乌克兰危机后,美俄关系趋紧,俄罗斯试图打破美元垄断地位的意愿更加强烈。因此,推进天然气人民币交易符合国际社会的呼吁,特别是有望形成结构更为合理的国际金融与货币体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