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国际app下载注册】当自己失去在世界的存在时,那时年少

摘要:
(哪怕时间在某一刻停止,我还能回首我自己走过的路。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十八年的时光,坐在高三的教室里,疑惑的看着雾蒙蒙的黑板,几个男生在黑板上板书,数学老师在教室后面打量着黑板上的过程)(我低头

也许有些事的的确确需要时间来积淀,像酒越酿越香,到了一定时间才可以拿出来品尝。有些回忆,有些事,在我心里酿了许久,才可以拿出来示众!不必再介怀别人的眼光,因为那些回忆是美好的一如那些发酵产生的乙醇一样是醉人心脾的!

(哪怕时间在某一刻停止,我还能回首我自己走过的路。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十八年的时光,坐在高三的教室里,疑惑的看着雾蒙蒙的黑板,几个男生在黑板上板书,数学老师在教室后面打量着黑板上的过程)

等到高中毕业了,才敢在心里勇敢地承认:我喜欢他,极其喜欢他,已经喜欢三年了。我想我会继续喜欢他,义无反顾地,默默地一如以往……

(我低头看着手上的电子表,显示秒的一栏在不停的闪烁着,不知不觉,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向我袭来,是一种发自心中的低吟,在这一刻,秒表定格在34这个数字上。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灰暗,一种麻木感袭来。我人生第一次感到时光停止的感觉,眼前的事物又在下一瞬间变成了彩色)

那个他在三年前九月一日的下午以一个老师的身份,一位黑帮老大的架势出现在我的教室门口。刚下了体育课的我满头大汗从操场跑回来,毫不顾及形象地冲到他面前,甚至不知道下节是什么课?他是我的哪位老师?隐约还记得他就是我上午在别班里瞥过一眼的恶霸老师,便迅速的在心里祈祷:主啊,耶稣基督,我的老师千万别是他!看着他,墨镜别在领口,粗壮的脖子上圈着一个含钛的项链,以此来取代黑帮老大项上巨粗的金项链,咪咪笑而向下耷拉的眼角,新潮的平头,我叫苦不迭:真是冤家路窄,耶稣爷爷一定是在我祈祷的时候打了个盹。正当心里的一颗小石子激荡起千万丛水花的时候,我看见他微微一笑把我让进了教室。

则良:“难道是我用脑过多了吗?”

这样的微笑似乎急剧地产生了化学反应:一瞬间,我对他的看法有些改变!

黑板上已经没有人了,数学老师在门外和一个穿白衣服的中年男子在谈论什么。我看着黑板上的板书,歪七歪八的,这是理化班,本来就没几个写字还算不错的,我本身写字也不算好看。突然后背一阵发麻,我转过头去,是我的同学到户在喊我。我十八年的时光有五年和他一起度过,跟兄弟一样,虽然我话很少,但和他聊天确实是一件开心的事

看了看课程表,原来他是我的数学老师啊,我连忙从书包里拿出数学书,静静地等待,周围的空气里充满了期待的味道。

到户:“你知道吗?我们马上就要去微机房去高考报名,半堂数学课就被充掉了。”

上课铃声响过后,我们都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发言:“今天是大家很开心的日子,重新认识新同学、新老师……。”他的开场白明显是一天的总结,正好配合着周一课程表上最后的位置,他的课。半天才进入正题:“我叫陆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接着在身后的黑板上写下我从未见过的男老师那么娟秀好看的字。他也马上开始上课,数学课上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情发生了:他上课用的是PPT,讲的是《昆虫记》的作者法布尔的故事,从大学毕业后无可奈何的教一个男生数学知识,其实他压根数学不懂多少,只好从厚重的教材里把自己最感兴趣的函数先教授给那人,然后自己边学边教,最后把大学教程里所有的数学知识都教给了那个渴求知识的人。故事里寄寓的是他的愿望,以法布尔式教学方法,以兴趣为基础,建造起知识的大厦!他告诉我们:“只要你们有兴趣学。一定发现数学很美妙!”

是呀,昨天来之前,我还特意把身份证带过来。

这样的数学课在我的生命里是第一次,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也许也是同学生命里唯一一次,更多的人一辈子的没有机会享受,好一份遗憾!第一节课后,我立刻喜欢上了这个叫陆云的老师,以我生平最认真的态度,最坚定的决心学习数学。我悄悄地在我的笔记本上写着:我喜欢陆云。每上一节数学课,就是满满一黑板他那娟秀的板书,我的笔记本上也是密密麻麻的,是班上最详细的,简直可以和他的备课笔记相媲美!

则良:“我是无所谓呀,高考报名什么的,高三了很正常了”

也正因此,有一次他忘了拿备课本,然而要去隔壁班上课,便在眼保健操的时候来找我。

数学老师回到教室,让我们排成两队到走廊集合,我跟着队伍走到了微机房,不知道是哪个班在我们前面报名的,已经在往回走了,一个女生站在走廊的昏暗处,不知道在等谁。

眼保健操音乐响起,有人拍拍我的后背,我惊出一身汗,不敢睁眼,我以为是检查值周的同学,那人又拍了拍,轻唤一声:“顾言若,把你的笔记本借我一下。”发现是他,我又惊又喜,发现他的脸很红,其实我的脸也烧的很厉害,把笔记本给他以后,我我的心怦怦直跳,担心他看到我在笔记本上留下的秘密,这样慌乱不安里夹杂着一丝丝的喜悦,我上了一堂不知所云的课……

我没有往前搭讪,在微机房门口开始穿鞋套,这时她突然开口了,声音里夹杂着害怕

因为这一份喜欢,我一直在做课外题,目的是不懂的题目可以去问他,可以和他多接触那么一点点的时间,我成了每次课后叫住他最多的人,成了在办公室里呆的时间最多的学生,成了知道他各种消息最多的人,成了同学口里那个要嫁给他的幸福女孩,这样的起哄,我嘴上说:“不要乱讲!”但在心里居然藏着一份得意,我一直这么想,如果可以,我愿意!后来知道他有个漂亮的老婆,另外一个学校的数学老师,就这样开始欺骗自己:“我不喜欢他,一点也不,他只不过是个好老师而已!”尽管如此,我一如既往的去问他题目,渐渐的我一个人自作多情把他当成朋友,和他说话有些肆无忌惮,没大没小,因为他变得不像一个可以开玩笑的人,去答疑课后一般需要在记录本上登记名字,有一次问完问题,我离开教室后,一溜烟跑回去,双手扒着门口问:“要我给你签名吗?”他瞥过一眼,说:“不用,我知道你叫顾言若。”教室里人都笑了,我也笑了,我想他也笑了吧!

女孩:“我想找你说点事”

可惜他只教了我两年,在高三的那一年,他由于一些原因又去带高一。对于他班上的学弟学妹,我居然有一些不满,似乎把我的那个他抢走了,把我冷落在一个我从高一就不喜欢的数学老师手里。一有问题,还是会舍近取远的跑去找他,只是为了可以见见他,在办公室里还是可以和他说说笑笑,由于校服的出卖,我想办公室里的老师都知道我喜欢他吧,不然一个高三的女生怎么会三天两头去找高一的老师呢?高三的日子里,我报考学校,专业等问题每次都去询问他,因为觉得他了解我,每次有好消息第一个告诉的人是他,因为,我把他当朋友!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已经进了微机房,到户在前面给我留了个位置,用手指着我。

亦师亦友的那个他成了我生命里一个不可磨灭的记忆,拿到大学通知书后,我消息问他:“我们可以做朋友吗?”收到这样一条短信

我坐下打开了在黑板上写下的衔接

发件人:云哥(陆云)

到户:“那个女生好奇怪呀,对了,她好像跟你说了什么。”

号码:+86138******633

这时我脑海突然回想起那句话“我想找你说点事”,是什么意思呀?

2011/7/1213:16

我没有多想,我拿出身份证,把身份证号码输入进去

以前就是朋友,难道要从现在开始!以前都不算?祝暑期愉快!

19943949…… 19943949……

那个他,是我在一个懵懂季节里做的梦,梦醒时分,莞尔一笑。

则良:“还是不行吗,怎么可能显示不出来…”

如今看着五年前写下的这些文字,再次莞尔一笑:什么都是刚刚好,那时候炽烈的喜欢,现在却可以淡淡的回味……文字的功能多少复原了那时候的小心情、小激动和哪些校园里的场景,近乎美好得像午后的阳光刚刚好暖在身上,却不让你晃眼地看着青春纪念册。

到户:“再输一次吧!”

则良:“不行呀,我举手吧!”

一般出现了故障都要找电脑老师的,电脑老师试了几遍,没用,又帮我找了另外一台电脑试了一下,他摇了摇头

老师:“你的身份证是假的呀!”

则良:“不可能呀!”

老师拿到了登记簿找我的名字,又摇了摇头

老师:“你是哪个班的呀,高三所有的班都找不到你的名字。”

则良:“我找给你看……看,1号时地2号吴春雨三号……50好陈飞……”

我的名字呢?我应该在上面的呀,

则良:“班上的同学都知道我在这个班来着!”

我四周扫视着,希望同学给我一个答复。

“不认识。” “这是谁呀?” “怎么到我们班来的?”

昔日的同学,甚至是“战友”都好像不认识我一样,疑惑的打量着我。

不,着不是真的,今天这时怎么了,他们在骗我,对,有个人不会骗我

则良:“到户,你认识我吧,我一直和你在一个班上!”

到户:“抱歉,虽然你叫出我的名字,我还是不认识你。”

什么,我看着他们疑惑的表情,到底是怎么了,我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吗。头好痛呀,他们在说谎吗?我冲出了微机房,在走廊里看到了那之前的女生。

女生:“我想跟你说件事…现在有时间了吗?”

则良:“请便吧?”

女生:“我曾经看见过你。我想确认一下”

我打量着这个女孩,身材十分娇小,我没有见到过,我肯定不认识

则良:“抱歉,我不认识你…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很抱歉。”

女生:“是因为身份证无效,同学和老师都认不出你吧?”

我愣住了,她怎么会知道我的事,对了,我刚进微机房的时候,也是她要对我说什么,她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我下意识的冲了上去,抓住了她的肩膀,

则良:“快告诉我,快告诉我事情的一切,你一定知道!”

我几乎疯狂的摇着她的肩膀,她开始抽泣起来,我好像有点过火了,我不应该把气撒在我不认识的人身上。

则良:“对不起,把你弄疼了。”

接受我的道歉后,我本以为她会不哭了,没想到她哭得更厉害了

她的眼泪像泉水般涌出

女孩:“我也不知道一切发生了什么,我刚才在填报志愿时也没有成功,请来老师帮忙,试了几次都没有用,后来我发现这个学校根本就没有我的名字。”

则良:“那为什么来找我?”

女孩:“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记忆里有个人,他在哭泣,他在风中不停的哭泣,脸色苍白,我一眼就认出了你。你的名字–”则良“是吗?”

我吃惊的望着她,我在哭泣?她知道我的名字?

我又陷入了沉思,我们面临的处境是:没有人承认我们,他们一定在掩藏什么,我们把它找出来就行了。

则良:“我还是想确认一下!你去趟校长室,我去找班主任。”

于是,我和她分开,独自一人去了班主任办公室。

则良:“报告!”

没有人开门,班主任今天不在吗?我好奇的推开了门,没有老师在,班主任的座位上放着几本书,这本书—《抹杀在世界的证据》,我看了看封面的简介,

“自己的意识不是自己的意识?”

一身冷汗留了出来,自己的意识,难道我真的是…

“是谁呀?”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班主任已在我眼前。他还认识我吗?他知道到底发生什么吧?

班主任:“你不是我们班的同学吧?我好像在校里也没看到过你。”

突然又一阵失落感。

则良:“老师,我有一个问题。”

班主任:“你讲吧。”

则良:“也许你不相信,我是你班的学生,我叫则良。我在今天填报高考时身份证突然失效,然后我发现所有人都把我遗忘了。”

班主任:“虽然你的话难以置信,但我觉得你的事和一部小说的情节十分相似。”

则良:“是那本《抹杀在世界的证据》吗?”

班主任:“如你所知,我们虽然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却无法知道知道现在我们能感受到的一切是不是我们本人的意识。这本书里的玄机在,它把世界分成了

世界和妄想,也就是说,我们活在的世界不一定是真实的,人的感觉是由大脑来控制的,大脑给出的指令才是让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关键。所以,如果一个人

人被世界遗忘,就代表一个人在世界中转移了,到了一个真实或是虚假的世界。”

则良:“那么,我是在世界中穿梭了吗?”

版主任:“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如果你是来参观的,不要打扰学生正常的学习。”

我木讷的从办公室里出来,坐在楼梯上。

难道我是在做梦吗?我一直很在意老师说的话。我是在用大脑在欺骗自己吗?

“则良!”我转过头,是那个女生,

则良:“校长知道什么吗?”

女生:“他不知道。”

女生:“我拜托他查了一下在校生的名单,果然没有我们。”

则良:“果然还是被遗忘了吗?”

女生:“我发现了一个让我在意的地方。”

则良:“什么地方?”

女生:“校长说,在15年前,他也看到过和我们一样的情况。我打开了15年前的资料,当时在校里轰动一时的不明学生事件一男一女的照片上面是你和我!”

15年前?我在这儿?我不敢相信。

女生:“15年前,和现在的情况一样…我为什么记得你的名字!…我知道了!”

则良:“你知道什么了吗?”

女生:“15年前的时空和15年后的时空产生了混乱,而我却保留了当时的记忆,15年后,轮回又开始了。”

我是不能相信这种中二病的想法

教室里的学生们埋着头认真读书,一课又一课过去了,天暗了下来。我看到了学校里亮起的灯。

则良:“你打算怎么办呢?”

女生:“我们去小店打电话给家里吧!”

我们走在校园的天空下,天上的星星像无数盏明灯。我们像是在电视中手牵着手的情侣。

女生:“你喜欢夜晚的天空吗?”

则良:“我一直把夜空当做朋友看待,我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在星空下追逐星星。”

女生:“你不是一个人在看夜空哟,这件事结束以后,我们肯定会一起追逐星星的。”

我看着她动人的脸庞,真希望一直看着她开心下去。

到小店之后,我站在店门口吹风。她进去打电话,过了一会儿,她便从小店里冲出来,往校外跑去,我一路追着她到了大街,一辆面包车直接把她撞飞了,

鲜红的血散落在大街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我走到她身旁把她抱起,我感受打她冰冷的体温和微弱的心跳。

则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说好了一起去追逐星星吗?”

女生:“我一直很在意你,我的名字是事美,不要忘记我……”

我已感受不到她的体温,风吹拂过我的脸颊,我这时是在流泪…

其实15年前轰动一时的是一场车祸。

我在极度的悲伤中失去了意识

“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这里是教室,我看着手中的表,是9点30分34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