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时代的武田氏家臣

内藤昌丰,据说生于大永三年(公元1523年),原名为工藤源左卫门尉佑长,是武田信虎的重臣工藤下总守虎丰的次子,武田四名臣之一。日本战国时代的武田氏家臣,父亲为甲斐国国人工藤虎丰,原姓工藤,别称源左卫门、修理亮,武田四名臣、二十四将其中一名。有一子内藤昌月。

内藤昌丰(ないとう まさとよ 1522-1575)。

在甲阳军鉴里头记载了山县昌景的一段话:“像是老典厩信繁、还有内藤昌丰,才是让人每碰到事情都想去跟他们商量的副将人才。”而甲阳军鉴也记载了武田信玄的一段玩笑话:“像昌丰那样的人,原本就该立比别人大的功劳啊!”能被山县昌景跟信玄如此称赞,相信昌丰的才能也不是泛泛之辈。

图片 1

少年时代

不过事实上,这样的昌丰却有着武田四名臣和武田二十四将中最悲惨的少年时代:昌丰据说生于大永三年(公元1523年,这是通说不能确定。),原名为工藤源左卫门尉佑长,是武田信虎的重臣工藤下总守虎丰的次子;理论上,出名门的昌丰应该是拥有光明璀璨的前途,但是由于父亲虎丰犯颜直谏、结果跟一堆老同事一样、被信虎格杀的缘故,一家人担心信虎万一神经一个不对,立刻全家一起杀光,结果就演变成昌丰的大哥跟昌丰一起逃出甲斐国的局面。

结果在信虎被儿子晴信放逐到骏河国之后八年,(天文十五年,公元1546年)晴信派人召回昌丰、并且给昌丰五十骑,让昌丰正式成为了自己手下的一员大将。由于父亲虎丰是被主公诛戮而死,为了替父亲洗刷污名,昌丰当然是拼命的表现、希望能够重振家业。

早起的战争

而这样的昌丰也几乎是无役不与,不论是早期的信浓大战、或者是导致典厩信繁不幸战死的第四次川中岛合战,都可以看到昌丰活跃的身影。尤其是在第四次川中岛大战,在典厩武田信繁和诸角虎定都已经战死的不利情况下,昌丰的拼命防御为武田军多拖延了一段时间,也因此让武田别动队得以赶回来攻击上杉军、让武田军得以得到最后的胜利。但是很意外的是,虽说屡建战功,但是昌丰却从未从信玄那里得到过半张感状,当好奇的信玄近侍问起原因时,信玄便说“像昌丰那样的人,功劳比别人大原本就是应该的。”而昌丰自己也说过:“战斗原本就是必须服从大将的指挥、赢得胜利,哪里是人人为了自己的功劳而不听号令呢?”可见对昌丰而言,他所考虑的并不是一己的功劳,而是整个军队的胜利,或许这就是昌丰之所以可以被称为“副将人才”的最主要原因。

图片 2

箕轮城之战

而在永禄九年(公元1566年),信玄终于攻陷了一直以来的心腹大患:上野箕轮城。在攻陷箕轮城之后,信玄命昌丰担任箕轮城城将、并且将原本归属于箕轮城旧主长野家手下的两百骑划归昌丰手下,加上昌丰原本就可以动员的兵数,至此,昌丰的总动员力已经高达三百骑,名副其实的成为武田家的股肱重臣。但是最近的研究显示内藤昌丰应是接任战死的浅利信种成为箕轮城城代,就职的年份约是元龟元年(1570年),是否统管武田家所有的西上野七郡,亦存有争议性。

光辉仕途

永禄十一年(公元1568年),信玄为了嘉奖昌丰一直以来的战绩,命令昌丰继承已经断绝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甲斐名家“内藤家”,同时还赐给昌丰修理亮这个官名。根据“武田三代记”,内藤家也是甲斐名族,而最后一代家主内藤相模守虎贞跟昌丰的父亲虎丰一样,都是为了劝谏主公武田信虎而不幸殒命、导致一家断绝。除了战斗上的建树,昌丰还在外交舞台上大大的活跃着。在北条氏康过世之后,继任的北条氏政以“父亲的遗命”为由,断绝了与上杉氏间的同盟关系、开始再度接近武田。此时,信玄将对北条的同盟交涉任务全权交给昌丰处理,而昌丰也非常尽心尽力的开始为甲相同盟的复活奔走。终于,昌丰的努力有了成果,在元龟二年(公元1571年)时,甲相同盟在三国同盟破裂后四年再度复活。

图片 3

信玄过世

但是两年后,信玄过世,昌丰也被胜赖外放,回到箕轮城管理庶务。但是在甲阳军鉴第五十一品中,记载了昌丰跟高阪昌信与信浓派间发生过的冲突。由于在下手边没有甲阳军鉴的原文,所以在下只能就之前看过的大概作个叙述:在一次酒宴上,信浓派的长阪与迹部跟旧臣派的昌丰与昌信对上,发生了严重的口角。不但是昌丰,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昌信都借酒装疯似的滔滔不绝了起来,这可以说是重臣派与信浓派间最激烈的争执;最后,看到家臣间激烈的对立,昌信就苦苦的说了一句:“或许这杯酒就是武田灭亡的先兆啊!”(如果依照高坂昌信说的话来看,这应该是在胜赖攻下高天神城时发生的事情,但是因为在下手边没有书,在下也不敢妄加断言,希望手边有资料的版胞可以惠赐资料,让在下有个订正的机会。)此时,除了昌信,相信昌丰也已经看出了武田家已经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而且在甲阳军鉴中,还曾经记载过这样的一个故事:在石水寺的时候,(先前情提要一下:当时昌信曾经打算切腹追随信玄于地下,但是被一条信龙劝阻;之后内藤昌丰跟曾根内匠也来了,不知道是不是一条信龙叫他们来看着昌信、怕昌信一时想不开拿把刀捅死自己?)曾根内匠问过昌信“织田信长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结果昌信的回答是“信长是个即使忘记带卫生纸(当然原文不是这样写的,但是这样翻译比较好懂……原文为「扇鼻纸」。)、也绝对不会忘记带着大小腰刀的男人”。听过昌信对信长的评论,加上昌丰的将才,在长篠之战爆发前夕,一听说信长亲自出马,昌丰立刻赶去劝阻胜赖,要胜赖绝对不可以出战、快点退兵回到甲斐。但是武田胜赖并没有采纳,还是决定要打这场仗。当然,结果就如同我们所知道的,武田军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而昌丰也在这场战斗中被射得像一只刺猬一样、从马上跌落被杀,得年仅五十二岁。取下昌丰首级的人,相传是德川军的朝比奈弥太郎泰胜。

作为武田家的副将,昌丰的史料却是意外的少。或许对所有的“副将”而言,他们的责任就是辅佐主将、协助主将取得优势,却又不能夸耀自己的功劳。所以虽然身为武田四名臣之一,与家老笔头马场信房、以红衣部队出名的山县昌景和八卦多多的高阪昌信相比,昌丰的史料极少,或许这就是所谓“副将”的宿命也说不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