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这个特殊嗜好决定了他只能活到57岁,袁世凯并非昏庸之辈

日本海军中将小笠原长生在他所作《圣将东乡平八郎》一书中记载,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之前,留英而归的日本海军名将东乡平八郎率舰到汉城,曾专程谒见清廷负责朝鲜事务的大员袁世凯,两人相谈甚久。袁氏态度热情,反应敏捷,说起东亚局势来如数家珍。事后东乡对袁氏评价甚高,称其貌似温和爽朗,却在不经意间一一指出若开战日本方面的弱点,以及中国方面可以采取的种种对策,谈笑间挥洒自如,游刃有余,充分展示出了“有备无患”的态度。东乡感叹若非对“清国”的情况了如指掌,仅这一席谈,袁氏的“虚声恫吓”足可让日方知难而退。

袁世凯,大家肯定都非常熟悉,仍然记得历史课本上市这样评价的:窃取辛亥革命劳动果实;不管历史怎么评价,这个人的生活习惯却是非常严谨。比如,他每天按时起床,按时吃早餐,按时吃午餐,按时吃晚餐,按时睡觉。睡觉时,由几房姨太太轮流侍寝,每人一星期,公平分配,童叟无欺。

图片 1

图片 2

然而,在日军的主动挑衅之下,甲午战争还是打起来了,而且晚清苦心经营的“中兴”事业正因为在此战中失利而翻成画饼。

但是正是这样有规律的生活,他也仅仅才活到了57岁,按照道理来说,当时他的生活水平应该是那个时候最高的,尽享晚年是应该不成问题,反而中年一过就一命呜呼,后来人们整理发现,其实与他的一个特殊嗜好有关!

弦高犒师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在今天的战争环境里完全无法照抄,计谋永远要依靠于实力才能产生效果。甲午战争前日本间谍已经充斥清王朝的中枢和地方,将这个腐朽的老大王朝之内幕无情传到日方手中,使伊藤博文和大山岩们按捺不住动手的欲望。无论袁世凯多么干练,也无法改变当时中日间的实力差别和体制带来的致命问题。这是袁世凯的悲哀,大概也是几乎所有那个时代中国领导层人物都不得不面对的困境。

袁自小身体强壮,后来又进军队历练,人们因此有理由推断,中年以后的袁即使染疾,也不至于就此撒手归天。殊不知袁身体后来的所谓健康强壮,其实恰恰掩盖了这表象后面的不良生活方式。简言之,袁的短命,其实早已为他的不良生活方式所决定了,诚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真实的袁世凯身材肥矮,传说中称其为蛤蟆精转世。其行事略带土气,不拘小节,经常吃完饭后拿衣袖把嘴巴一擦就算了事,全无大人物的形象。流传到今天的一张外国明信片,显示了袁世凯亲自指点后改造的总统府正门,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今天威严雄伟的新华门。这位大总统居然在新华门外修了一圈不土不洋的动物园式栅栏围墙!其不伦不类的风格被文汇出版社总编叶文龙先生笑称为“地主家的土围子”。至于这究竟是出于老袁独特的审美观还是他有着超前的反恐意识,可就耐人琢磨了。

但是袁世凯从二十五六岁起就天天吃补品,经常会一把一把地将人参、鹿茸放在嘴里嚼着吃。同时,他还雇用着两个奶妈,他每天就吃这两个奶妈所挤出的奶。这种情况持续了很多年,直到他56岁时,自己曾黯然叹道:“我的身体不行了,参茸补品不能接受了。”

但是,一些细节却显示袁氏并非昏庸之辈。

图片 3

图片 4

对的,就是过度进补,尤其是喝人奶,专家研究可能是进补太多才导致了他的尿毒症。由此可见,吃的好不如身体好,多锻炼,才是健康之路。XLW

比如,在清末民初的大员之中,袁世凯留下的照片颇为丰富,姿态各异,即便和一群比自己高大的人物站在一起,也照样神情自然,毫无武大郎开店的窘迫。

核心:袁世凯有一妻九妾,共生了17个儿子、15个女儿,儿孙总和达79人。这17个儿子都有什么归宿呢?

同样是矮个子的拿破仑对身高问题十分敏感,动辄对比他高大的将军挑衅——“您比我高一个头是吗?如果我乐意可以立即消除这个区别……”但袁世凯要有气度得多。华人作家雪珥先生曾在他的著作中考证袁世凯与民国第一任总理唐绍仪的最初交往。1884年日本在朝鲜策动金玉均等开化党人发动甲申之变,驻朝日军趁机行动欲挟制其王室火中取栗,以控制朝鲜半岛。时任在朝通商大臣的袁世凯果断纵兵回击,粉碎政变,打垮在朝日军。局势稳定之后,袁世凯忽然想起在汉城海关还有一批中国官民,十分担心他们的安全,遂急去看视。走到海关门前,却见那里已经筑起街垒,一条身材魁伟的大汉,腰插双枪,正站在那里左右指挥,风采湛然。见此情景,形貌上对其只能仰视的袁世凯毫无芥蒂,竟然心中“满是仰慕”,当即趋前结交。此人便是耶鲁大学毕业的唐绍仪,袁唐之间长达二十多年的合作就此拉开序幕。

图片 5

袁世凯拍的照片明显多于同时代的其他几位民国总统,如冯国璋和黎元洪,而且经常向亲朋友人和外国驻华人员赠送,可算一种独到的“照片外交”。笔者曾在拍卖市场见到一张袁氏照片,上面竟然题写曰:“赠萨先生”,于是欣然购之一见.者皆以为是老萨穿越回民国见了袁大总统,实际上这位“萨先生”乃是清末最后一任海军总司令萨镇冰。而他在担任北洋大臣期间赠送给日本记者德富猪一郎的照片,显示其神态坚定,双目炯炯有神,枭雄之姿跃然纸面。

中国人喜欢说盖棺定论,但有的人明明盖了棺,却无法轻易定论,比如袁世凯。袁世凯是中国近代最复杂的历史人物之一,他究竟是窃国大盗还是共和元勋?史学界颇有争议,近年来已有很多较新的论著。

图片 6

今天不说袁世凯,说说他的17个儿子。

在传统的历史观中,袁世凯名为“窃国大盗”。如果全面解读袁世凯的一生,这样的评价就像评价曹操仅仅是“篡汉奸雄”一样,似乎不够全面。无论是在清末主持改革,废除科举训练新军,还是在民国初年维护中国对边疆地区的主权问题上,袁世凯都曾经展示出过人的政治才能。

袁世凯有一妻九妾,共生了17个儿子、15个女儿,儿孙总和达79人。

然而,袁氏仍然无法回避“窃国大盗”的称谓,只因为他晚年实施了称帝的倒退举动,不但被一般人民所唾弃,甚至连其身边的段祺瑞等北洋亲信也就此分崩离析,离心离德,使其陷入孤家寡人的境地、最后身败名裂而死。

长子袁克定,一个差点当上皇帝的“皇太子”。只可惜袁世凯的皇帝只做了83天,就在全国的强烈声讨中病重而死。一心鼓吹复辟帝制的袁克定,也从此被称“坑爹”。

连小凤仙这样的妓女都坚定地站在共和一边,帮助蔡锷将军举旗反袁。袁世凯如此精明强干的一代枭雄,怎么会干出这等逆民心,犯众怒的蠢事呢?

袁克定晚年生活潦倒,靠表弟张伯驹接济。但是,他很有气节,宁可吃窝窝头也不当日本的走狗汉奸。

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但日本《大陆》杂志驻北京记者井上一叶,在袁世凯称帝前一年,已经预言了袁氏的危机,并指出了一个可能造成袁世凯误判形势的重要原因。

图片 7

传统的观点认为袁世凯为了称帝,对日签署了《二十一条》卖国条约,以获得日本对其全力支持。但今天看来,袁和日本的关系十分微妙。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乘列强在亚洲出现力量真空之机向北洋政府提出《二十一条》条约,意在将中国变为其保护国。这一条约并非袁世凯为称帝而向日方提出。而且,在实力悬殊之下’袁世凯方面曾努力试图抵制日方要求,与其进行了长达一百零五天的马拉松式谈判,并通过故意向国外媒体泄漏消息等方式,试图获得国际社会的帮助。最终的结果,使《二十一条》中最为严苛的第五条“中国中央政府,须聘用有力之日本人充当政治、财政、军事等项之顾问”等被取消,并承认中国对胶州湾(青岛)主权,日本仅获得部分经济利益,其政治野心未能实现。

据张伯驹的女儿张传彩口述回忆:晚年的袁克定干瘦、矮小,穿一身长袍、戴一小瓜皮帽,拄着拐杖,走路一高一低瘸得很厉害,一个脾气有点怪的老头……有人向父亲问及袁克定的事情,父亲才说起来:抗战时期,袁克定的家境日渐败落,他原来还想找关系,求蒋介石返还被没收的袁氏在河南的家产,但被拒绝,袁克定只好以典当为生。

图片 8

华北沦陷后,日本情报头子土肥原贤二还想笼络袁克定,要他加入华北伪政权,希望借助他的身份对北洋旧部施加些影响。袁克定几次跟父亲提到这事,那时他经济已经很困顿了,他掂量再三,说出任固然有了财源,但也不能因此而做汉奸。据说袁克定还登报声明,表示自己因病对任何事不闻不问,并拒见宾客。

尽管如此,袁世凯仍被此事刺激甚深,遂将条约确定的五月九日定为“国耻日”,并召集政府要员开会,发表秘密讲话称:“大家务必认此次接受日本要求为奇耻大辱,本卧薪尝胆之精神,做奋发有为之事业……埋头十年,与日本抬头相见。”直到袁世凯死去,仍留遗言道:“为日本去一大敌,看中国再造共和”,可见其耿耿于怀。而日本在袁世凯称帝过程中,也的确态度暧昧,并非如一般传言般对其坚决支持。

图片 9

因此,其时日本舆论对于袁世凯的评论,实际上也是众说纷纭,并非一边倒的褒美之辞。

据说,袁克定三十年代初,最穷困潦倒的时候,靠一个老仆人到街上捡白菜帮子、蒸窝窝头充腹。吃饭时,他仍习惯戴好餐巾,用西洋刀叉将窝窝头切成片,佐以咸菜进餐。

井上一叶是当时日本在华的资深记者,针对当时中国的局势,他在日本1915年《大陆》杂志第十九期发表署名文章,题名为《喷火山上的袁世凯》,对袁的倒行逆施表示十分的不看好。

次子袁克文,大名鼎鼎的民国四公子之一。他是个不涉政治的翩翩公子,精通书法绘画,喜好诗词歌赋,昆曲名家,热爱收藏书画、古玩等。袁世凯死后,他长期客居上海,加入青帮,后生计窘迫变卖字画为生,42岁病逝。

井上在文章中这样描述当时北京的形势——“民国三年(1914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袁世凯在天坛举行了祭天仪式,同月约法会议通过的《大总统选举法》,确定了袁总统成为终身不易的国家元首。民国四年元旦之际,袁总统接受百官朝贺,向国务卿(即国务总理)以下各国务总长及各机关重要大臣赠与爵位……欧洲的和平天使仍未降临,即便是基督徒视为最高节日的圣诞节,也在腥风血雨中度过;在日本,皇太后的去世和攻陷青岛的消息使国中气氛起伏不定。只有中国的袁总统一顺百顺,万事如意,在庆祝约法成立的提灯游行中,不时有总统万岁的呼声……对这种情况从另一个角度窥看袁总统的所作所为,会感到其所作所为恐有负于中国人民所期待的和平与幸福,其背道而驰带来的后果似十分悲观。袁总统行历代帝王所做祭天之事,引来相当大的非议。且在平民政治的名义下给公卿士大夫赠送爵位,在平民之上生造出若干等级,在这些特权阶级头上的大总统招来非议可谓理所当然,想一想也会觉得以五族共和为基础的民国前途堪忧。这样下去,就算还有共和之名,也没有共和之实……祸乱发生不可避免。”

三子袁克良,解放后在太原市第二轻工业局五金公司工作。

从结果看,这位井上先生的预见还是很有几分准确性的。

四子袁克端,纨绔子弟一枚,袁世凯当皇帝时,他偷偷刻了“皇四子”之印,自比雍正。袁世凯去世时,他大受刺激,从此精神失常。

按说共和代替帝制,在中国是无法阻挡的潮流,袁世凯何以错判形势呢?“我认识的中国人感叹说,现在的袁总统,不是当年精明的袁总统了。”井上描述道。他总结袁世凯之所以会作出错误决定,和改变了一个习惯有关。

五子袁克权,性情沉默内向,一生以文墨自娱,清高孤僻。袁世凯去世后,袁克权生活艰难,常以典当家产度日,在天津过着“隐于市”的生活。

图片 10

六子袁克桓,又名袁心武,遵循其母遗训“不要从政”,曾到英国留学,后辍学回国做实业。新中国成立初期,政府曾经考虑他做天津市的副市长,他牢记母亲遗训没有答应。

援引他从袁世凯身边近侧人那里获得的信息,井上称袁世凯此时已经处在一种被蒙蔽的状态,原因是“一步不出府门,以致见闻日贫的袁总统,聪明渐失是不争的事实。在实行内阁制的时候,袁总统会读各种报纸。自从实行总统制之后,由于工作特别繁忙,只能命令幕僚将每日的重要消息做成剪报进行阅读了。自此之后,袁身边的阿谀之徒便只给他看对自己有利的新闻,长此以往,袁所看到的都是外国人对他政治手腕的钦佩,国民对总统德政的讴歌,或者将其比作华盛顿,或者将其比作尧舜。耳目闭塞的袁因此变得越来越自负就不奇怪了。袁总统若是加冕称帝,似乎也是一片首肯之声。那些阿谀奉承之辈,早就把劝进的文书准备好了。”

七子袁克齐,生平不详。

因为这样的原因,袁对于共和所谓的忠诚,早已是司马昭之心。但实际上,袁修改大总统选举法,使总统任期达到十年,并可以无限连任,已经在国内舆论中引起轩然大波,反对声一浪高过一浪,故此井上在离袁世凯实际称帝还有数月之前,便预言了袁世凯的称帝和必败命运,称其未来“可怜可悲”,可叹袁世凯自己却仍然蒙在鼓里。

八子袁克轸,生平不详。

把袁世凯走上窃国的不归路,归于其阅读剪报,未免有些片面,但中方史料的确记录了当时袁曾被身边的亲信蒙蔽,导致对称帝盲目乐观。

九子袁克玖,民国总统黎元洪女婿,生平不详。

据说蒙蔽袁世凯的主要人物,是他一心想做“太子”的长子袁克定。因为袁世凯特别信任《顺天时报》,故此袁克定伪造该报,每日送达袁世凯身边,营造日本支持袁世凯称帝的氛围并刊载有利于袁克定的舆论。后此事被袁世凯次子袁克文和女儿袁叔桢无意中发现,袁世凯大怒,曾责袁克定“欺父误国”,可惜为时已晚。

十子袁克坚,早年赴美留学,在哈佛大学学习政治经济学。1925年学成回国。1960年病故于天津。

不中,亦不远也。能够在袁世凯自己意识到被骗之前就发现问题,井上一叶这样的“狗仔队”拿到今天只怕也是十分合格的。令人浮想联翩的是,这一信息1915年就在日本公开刊出了,假如袁世凯部下有人能够读到并将其送给袁大总统看看,袁世凯称帝的事情会不会改变?

十一子袁克安生平不详。

只能说,历史无法假设。

十二子袁克度生平不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十三子袁克相,死于文革揪斗。

十四子袁克捷,1958年病逝。

图片 11

十五子袁克和,一生没怎么工作,50年代曾到河北省曲周县中学教书一年。晚年好喝酒、吸烟。1964年病逝天津。

十六子袁克藩,早亡。

十七子袁克友,袁世凯的遗腹子。1953年病逝天津。

袁世凯是历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也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人物。他发迹于朝鲜,归国后在天津小站训练清军,清末新政期间积极推动近代化改革。辛亥革命期间逼清帝溥仪退位,以和平方式推翻清朝,成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3年镇压二次革命,同年当选为中华民国大总统,颁布了《中华民国约法》之后又宣布自称皇帝,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建元洪宪法,史称“洪宪帝制”。

说到袁世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出身河南项城的一个大家族,他的叔祖袁甲三官至漕运总督,参与镇压太平军和捻军。他的生父袁保中,为项城县的地主豪绅,捐了个同知官位。1859年,袁世凯出生的那天,袁甲三恰好寄书到家,言与捻军作战得胜。袁世凯的生父大喜过望,因此给新生婴儿取名世凯。

光绪帝维新变法期间,袁世凯伪装赞成变法,暗中背弃维新派,受慈禧太后宠信。后来又升任为山东巡抚,血腥镇压义和团。1901年袁世凯担任北洋大臣后,逐渐掌握大权,成为北洋军阀首领,权倾四野。武昌起义爆发后,旧地主、旧官僚还有各省咨议局的立宪党人都纷纷投身革命,全国各省相继宣布独立。袁世凯凭借北洋势力和帝国主义的支持,出任内阁总理大臣。1912年,由于革命党人内部不统一,妥协的势力很大,虽然孙中山坚决反对和议,力主北伐,但最后还是向袁世凯屈服了。孙中山表示:只要袁世凯能劝说清帝退位,那么他自己就辞去临时大总统一职,推荐袁世凯为总统。袁世凯便借此机会,挟制清帝退位,窃取中华民国大总统职位。

图片 12

1912年2月,南京参议院正式选举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根据中华民国临时越发,改总统制为内阁制,大大减弱了袁世凯的势力,但是,一直做着皇帝梦的袁世凯依然不甘心不罢休。1915年5月,袁世凯接受日本提出的无理要求,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二十一条》,以换取其支持复辟帝制。1915年12月,在国会、高校、民众请愿团和各省国民代表的推戴下,准备成立君主立宪制。袁世凯假装多次揖让,最终接受皇帝的尊号,宣布恢复中国的君主制,成立中华帝国,并改元洪宪。当然,无数的英雄和志士早就对封建皇帝深恶痛绝,袁世凯也就遭到各方反对,引发了蔡锷为首的护国运动,袁世凯不得不在做了83天皇帝之后宣布取消帝制。1916年6月6日,在亿万民众的声讨中,袁世凯魂归西天,结束了传奇的一生。也就给后人留下了突然死亡之谜。

按理说,袁世凯像很多封建皇朝一样,袁世凯心中一直准备着推翻清朝,建立新的封建王朝,一生得志,步步高升,并且很少得病,精神和体力一向很好。摄政王载沣在罢他职务的时候,说他“现患足疾,步行维艰”,这不过是要除掉他的一种借口而已。其实他腿上只有很轻微的风寒病,并非是真正有什么不能走路的大毛病。

袁世凯还真是个短命的皇帝,刚做了83天皇帝就突然死亡。匪夷所思,又确如其分。或许是老天不情愿,或许是民众的唾沫骂死了他,或许是他怕蔡锷的护国运动。但这些都是或许,这样一个窃国大盗死于什么原因?众说纷坛,归纳起来,大致有两种原因。有人认为他是病死的,有人认为是气死的。

关于病死的,史料中称是患上尿毒症,本来,最初的症状是小便困难,也没什么大碍,如果住院导尿或者开刀动手术,是可以治愈的。不幸的是,袁世凯的两个儿子意见分歧,大儿子袁克定相信西医,主张动手术;二儿子袁克文则竭力反对,相持不下,而袁世凯一向相信中医,不肯找西医来诊断,因此贻误了时机。

图片 13

从袁世凯的生平看来,袁世凯自小就在养父的帮助下找了个启蒙老师教四书五经,他喜爱兵法,立志学“万人敌”。尝自谓“三军不可多帅,我手上如果能够掌握十万精兵,便可横行天下”,体现了他的雄心壮志。从那时起,袁世凯就有了称帝之心。只是,袁世凯做了皇帝之后事事不顺,遭到国人的反对,内外遭受夹攻,最终众叛亲离,于是积忧成疾,最终死去。对于袁世凯本人来说,始终没有向后人交代他为何人所气而难以治愈,这个窃国大盗在死前,只是有气无力地说:“是他害了我!”他是谁?是袁世凯的部下冯国璋、段祺瑞,还是护国将军蔡锷,或者是一心想当上接班人的太子袁克定,都无法定论。

总而言之,袁世凯是逆时代潮流,在声势浩大的中华民国的时代,还想做皇帝,气不顺病难治,最终做了83天皇帝就命丧黄泉。

袁世凯怎么死的?
袁世凯(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号容庵,汉族,河南项城人,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辛亥革命后当选为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在位期间积极发展实业,统一币制,维持了中国对蒙古和西藏的主权,建立中国第一支近代化新式陆军,创立近代化司法和教育制度,主张建强国、创建强大的中央政府等,但后来在杨度等立宪人士的鼓惑下复辟称帝,最终以失败收场。

那么袁世凯究竟是怎么死的呢?学术界认为袁世凯的死因有两种:即气死说与病死说,其中认可气死说的占绝大多数。

一、气死说

1、黄毅的《袁氏盗国记》是这样记叙的:“盗国殃民,丧权乱法,在中国为第一元凶,在人类为特别祸首,其致死固宜,益以年老神昏、兵之将变。人心怨怼、体面无存,袁氏人非木石,顾后思前,能不自疚,此即袁氏病死之真因也”。

图片 14

2、王忠和的《袁世凯全传》中述:“袁世凯以称帝不成,中外环迫,羞愧、愤怒、怨恨、忧虑之心理循生迭起,不能自持,久之成疾”。

3、《文史资料选辑》第74期上有袁世凯的女儿袁静雪的文章《我的父亲袁世凯》,上载:“内外交攻,气恼成病而死”。

上面的三组资料都认为是袁世凯称帝不成,气愤中生病而死。

二、病死说

这种说法也是依附于气死说之上的,即生病是由生气引起的,死的根本原因是生气,而在当时袁世凯死后官方的讣告中说是病死的。

1、黄毅的《袁氏盗国记》中对此有详细的说明:“五月二十七日,经中医刘竺鉴、肖龙友百方诊治,均未奏效,延至六月初四日病势加剧,即请驻京法国公使馆医官博士卜西京氏诊视症状,乃知为尿毒症,加以神经衰弱病入膏肓,殆无转机之望。”

2、王忠和的《袁世凯全传》也说袁患“相传为尿毒症,因中西药杂进,以致不起。”

3、20世纪50年代在刘厚生的《张謇评传》中说:“袁世凯患尿毒症,摄护腺肿胀。”

在当时如果能采用外科手术进行治疗,决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在对袁世凯医治方案上,袁世凯的两个儿子的意见分歧较大,大儿子袁克定主张用西医,通过动手术治病;二儿子袁克文则竭力反对用西医,主张用中医,双方相持不下,贻误治疗的时机,最终导致死亡。

关于袁世凯,新中国以后出生的人,在进入21世纪之前的数十年内,只能从教科书上去认识,他是一个窃国大盗。支持这一结论的根据是,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政府,结束了2000多年的封建统治,结果是袁世凯拉历史的倒车,窃取了革命果实,自己当上了洪宪皇帝。

近年来,不断有人在发表文章,替袁世凯平反,让世人重新认识了那个“窃国大盗”。原来,袁世凯也干过许多好事,比如,他从未对日本让步、捍卫国家领土主权、修建中国第一条铁路、大力发展民族工业、兴办新式学校、禁毒禁赌……等等。

两个袁世凯都是真实的,但有一点是改变不了的,袁世凯确实坐上了皇帝宝座,这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大倒退,是对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大背叛。别说他当了83天皇帝,即便他在龙椅上只坐了八天半,那也是不折不扣的封建君主,更是民主主义革命所要打倒的对象。

有人为了替袁世凯翻案,抛出了他的临终遗言:“他们害我!”

是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是,就凭这句话,也抹不掉袁氏称帝的罪恶。首先,袁世凯大权独揽,重兵在握,自己没有称帝野心,难道谁能把他绑上龙廷不成?其次,虽然有人加害于他,但也有更多的人在全力挽救他,而且反对袁氏称帝的呼声震动朝野。然后,袁世凯忠言逆耳、良药苦口,明知其害而为之,最终只能是自取灭亡。

任何历史都是人为的,任何历史人物都是有局限的,任何历史评说者都是有偏见的。不能因为袁世凯临死之际道出内心隐情,“他们害我!”,去为袁氏称帝一事翻案,也不能忽略“他们害我!”的背后隐情,让那些铁心复辟帝制的跳梁小丑逃避历史的审判。

究竟是谁害了袁世凯?现在已被历史研究者验明正身,首要分子便是杨度。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杨度是一个极不安分的角色,他曾在清朝享用过皇粮,官至四品,前后参与过公车上书等重要活动,与康有为、梁启超、黄兴、汪精卫、蔡锷等都有过深交,后来竟然拜在上海流氓大亨杜月笙的门下,成为黑社会的一个门吏。他一边赞同孙中山的共和,一边却极力推崇袁世凯称帝。此公在政治舞台上反复无常,极尽投机之能事,十足的一个跳梁小丑。

袁世凯取代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之后,杨度便投袁世凯所好,积极怂恿其称帝,挟“筹安会六君子”(杨度、孙毓筠、严复、李燮和、胡瑛、刘师培),兴风作浪,上窜下跳。最为丑恶的是,他亲自策划组建了乞丐请愿团,用金钱收买一万多名乞丐,聚集在新华门前,为袁世凯当皇帝摇旗呐喊。

在袁氏称帝的请愿活动中,杨度的丑恶嘴脸表现得淋漓尽致,他把关系到国家命运、民族兴亡的严肃政治,演变成为一场丑剧、一场闹剧。仅此一点,足以看出杨度戏弄法律、玩弄政治、嘲弄民意的卑劣心态。

可笑的是,随着57岁的袁世凯在皇帝梦中谢世以后,杨度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帝王师”美梦,也在一瞬间化为泡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