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听到黄安哭,生活需要更多的乐事

摘要:
《新鸳鸯蝴蝶梦》创作者台湾乐坛“不老王子”黄安从艺30余年,第一次完整讲述他所理解并体验过的音乐、艺术和人生!
好书推荐网12月24日书讯:近日,黄安新书《生活需要更多的乐事》由时代华文

专辑:新鸳鸯蝴蝶梦

图片 1

艺人:黄安

《新鸳鸯蝴蝶梦》创作者台湾乐坛“不老王子”黄安从艺30余年,第一次完整讲述他所理解并体验过的音乐、艺术和人生!

厂牌:上华国际/风行唱片

好书推荐网12月24日书讯:近日,黄安新书《生活需要更多的乐事》由时代华文书局出版。黄安,音乐人,一生未换过职业,未曾上过班,未曾投资1962年12月8日生,中国台湾新竹人,台湾屏东农业科技大学畜牧科毕业。18岁即立志当音乐以外的行当。出版过几张唱片,其中《新鸳鸯蝴蝶梦》最广为人知,全球畅销600万张。所发表过的百首歌曲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自己的词曲创作,可是从来没被歌坛视为创作人。

时间:1993/02

编辑推荐

评分:★★★★

  • 沉淀30年,“台湾读书最多的艺人”黄安最新“疯言疯语”强势发声——《生活需要更多的乐事》。这是安哥从艺30年以来,献给读者和观众最认真、最诚挚的一份大礼。精雕细琢,客观公正,没有任何矫情炒作的成分!
  • 台湾乐坛“不老王子”第一次完整讲述他眼中的音乐、艺术和人生,文中充满了安哥对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最深重的思考!通过本书,安哥告诉你那些百度、谷歌搜索不到,只有娱乐圈人才知道的逸闻趣事以及安哥与音乐结缘、不断努力取得成功的前前后后的心路历程。
  • “艺人中的李敖”化身星座达人,揭秘乐坛大咖们的性情人生和内心世界!说性格,讲故事,安哥知无不言;好声音,好歌曲,本书一网打尽。12个星座,几十首音乐,我们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坐标和音符。
  • 安哥独家揭秘《新鸳鸯蝴蝶梦》《救姻缘》《东西南北风》等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创作的台前幕后的诸多故事。

 

内容提要

1962年,“007”系列电影的第一部《诺博士》上映。就在这一年,黄安出生了。12岁时,黄安创作了人生中的第一首歌曲,叫《一颗大苹果》。走上从艺之路后,他先后推出了《一切从头》、《初恋的故事》、《亲爱的南方妹妹》等专辑唱片后,1993年推出的《新鸳鸯蝴蝶梦》热销,进而把他的演艺生涯推向了高峰。之后,他又创作演唱了《救姻缘》、《明明知道相思苦》等歌曲,取得了很好的反响。2000年前后,黄安进入内地发展,在《开心辞典》《幸运千万家》《快乐大本营》等栏目担任主持人和嘉宾。回首这几十年来的演艺生涯,号称“台湾读书最多的艺人”黄安觉得作为一个在音乐大海中沉浸多年的职业音乐人,有责任为中国大陆的读者介绍一些真正值得去倾听、去学习的好音乐,希望也能如李敖一样“要把金针度与人”。故而黄安老师就在本书中对自己从艺30年来的人生以及所从事的行业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和总结,都是客观的表述与点评,是一部充满知识性与趣味性的诚意之作。

1993年,台湾乐坛因为之前几年高速迅猛的发展,也已然露出了走入曲风瓶颈的苗头。虽然最早一批民谣歌手此时已经在台湾主流乐坛站稳脚跟,但他们最初的热情和创意,也随着商业蛋糕的越做越大,而有了种在创作上被掏空的感觉。再加上八十年代末与香港乐坛的联系日频,导致台湾流行乐坛的创作力量,还需要分心为原创力量极其薄弱的香港乐坛输血,也让台湾流行音乐在铺开面的同时,却越来越少对音乐纵深的细化。最重要的还有,香港流行乐坛与台湾流行乐坛的结盟,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让前者商业操作的先进经验更多的流入岛内,但前者只重视音乐工业化,而忽视了音乐人文化的弊病,也因此同时传染给了台湾流行乐坛。听一听当年台湾流行乐坛为香港四大天王所做的国语歌曲,你就会很明显的发现,与八十年代台湾流行音乐相比,其中的个性越来越少,主题越来越雷同,创作的机械度也越来越盖过了早先的感情与感性。

章节试读

我永远忘不了大学一年级,我的同学Mickey骑着摩托载着我去高雄七贤路一家专门听摇滚乐的Pub,叫Superstar。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去酒吧,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穿短裙、短裤的美女,当然也是第一次学喝酒。Superstar酒吧里,收集了数以万计的西洋唱片,塞满了两面落地架。点什么歌很重要,那可是一种虚荣,可以展示你对摇滚乐的品味与见识。你绝不可以在那里点邓丽君的歌曲,要不然别人会给你一种轻蔑的眼光,碰到架子大的DJ可能还不愿意播放呢。当时我对于摇滚乐的了解还只是皮毛的程度,实在是不敢出手点歌。没想到从小学小提琴、古典音乐的Mickey居然对摇滚乐那么门儿清。他首先发难,在点歌单上写下Child
in time。这首歌在下实在没听过,Mickey说这是英国乐团Deep
Purple的经典之作,台北听摇滚的人都知道。说这话摆明就是台北人欺负竹北人嘛。几首歌之后,轮到我们的Child
in
time了。音乐一开始我不觉这歌哪里好,到了4分5秒的时候,吉他solo来了!吉他手快如闪电的指法通过大出力、高分贝的喇叭,让人有身临现场的感觉。我记得我听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头皮发麻,这才叫弹吉他嘛,我那点破技术算得了什么。只见得Mickey随着音乐节奏摇头晃脑,陶醉得不得了,还模仿吉他手演奏吉他的表情,笑得我不行!没想到这个夜晚影响了我的人生!Superstar酒吧的音响效果成了我后来一辈子对音响的追求标准。我一直在追求能复制当时音响效果的音箱,直到今天才有能力圆梦。从巨星出来,我喝的有点多了,耳朵也重听了,可是心情却极为亢奋,这才是大学生活嘛!从小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好不容易混上大学,我才不愿意继续埋在书堆里。我要玩音乐、听摇滚、骑摩托、留长发、泡很多妞(后来我果真心想事成,不过差点被学校开除)。一路上,Mickey不断地向我介绍Deep
Purple这个乐团是如何厉害。跟他们并驾齐驱的,还有Led
Zeppelin,这两个天团号称“英国摇滚的奠基人”。“小黄,你不听不行。”Mickey激动地说。迎着晚风,夜凉如水,一股雄心壮志涌上我的心头!第二天,我花了好几天的生活费,买了这张Deep
Purple in rock(深紫色乐队的硬摇滚风格的音乐专辑),Child in
time就收录在其中。那个时代,我们经常是不吃不喝地攒钱去买唱片。所以说人是环境的产物,歌德说:“人的思维无法超越他的经验。”当然有人不在此限,那种人通常叫做天才。例如爱因斯坦虽然生活在地球,却可以用简单的方程式解释宇宙……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黄安的一曲《新鸳鸯蝴蝶梦》的出现,才格外的引人关注。这首以唐代诗人李白名作《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为主线的仿古作品,其实就是在原作者行文和意境的基础上,再用白话重组出一种新规模,并加上点鸳鸯蝴蝶派文学那种才子佳人式的感叹,从而创作出一种半文半白的折衷效果,在古典中透着一点现代,而对于现代人来讲,它又那么幽古;在编曲上,这首歌曲则明显借鉴了一年前台视公司剧集《新白娘子传奇》的那首主题歌《千年等一回》,一样是以西化的乐器来演奏古典的东方,尤其是用弦乐来代替筝、萧、笛这些传统民族乐器来演绎作品的氛围,也可以让歌曲更赋有现代的听觉感与和谐度。不过,这首歌曲的流行也要得益于当时台湾流行音乐大环境的过于一致。在千篇一律的现代都市情歌小品声浪中,猛不丁的出现这么一首让人回到古代并羽扇纶巾的歌曲,刹时间自然会有一种特别新鲜和奇特的感觉。而日后周星驰的那些无厘头电影的走红,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

专业点评

台湾乐坛“不老王子”第一次完整讲述他眼中的音乐、艺术和人生,文中充满了安哥对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最深重的思考!通过本书,安哥告诉你那些百度、谷歌搜索不到,只有娱乐圈人才知道的逸闻趣事以及安哥与音乐结缘、不断努力取得成功的前前后后的心路历程。

也正是在这首歌曲推出后,黄安得到了“新古典主义”宗师的称号,但事实上,黄安这是赶上了好时候,这道理和十几年后的周杰伦赶上“中国风”的好时候也是一样的。其实,回眸中国现代流行音乐近百年的发展史,你就会发现“中国风”这个主题,实际上一直贯穿于华人流行音乐的发展始终。无论是旧上海以江浙小调为依托的爵士流行曲,还是七、八十年代顾嘉辉、黎小田等人融合了粤剧韵律的香港流行曲,甚或就是杨弦开创的台湾现代民歌运动,也同样是以民族音乐为基点,才最终奠定了台湾流行音乐清新流畅的早期风格。而且越是往这条线索追寻,你就越是发现这样一个奇怪的规律,那就是中国流行音乐每一个阶段的发展,都会以“中国风”的趋势开始,并且在某个阶段陷入低潮之后,由一些音乐人重拾这个主题后,才再次掀开另一个阶段发展的新一页。从唯心的角度来讲,这好像是宿命的轮回,但从唯物的观点来看,这其实也是全球流行音乐发展的一种规律,只不过以美国为主体的流行乐坛,更多的是以一种新的音乐形式取代另一种音乐形式,宣告乐坛的更新换代。而中国的流行音乐,却自始至终都围绕着“中国风”这个心结来印证盛衰,看来,不同的文化和哲学体系下,流行音乐也自然发出现不同的规律。只是不知道这个规律对于那些立志于中国流行音乐事业的人来讲,会否有一种新的启发?!

除了主打曲之外,这张专辑其余的九首作品其实也都有很不错的水准,依稀有侠士风采的《陪你到天涯》听起来洒脱从容、意气风发;而与《新鸳鸯蝴蝶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爱别离》,也同样在苦乐参半中,呈现出爱恨纠结的东方宿命情爱;而其它如《爱与喜欢之间》、《古老的眼泪》和《床的前面月亮的光》等歌曲,则同样都有鸳鸯蝴蝶派文学的情节特点,痴喜哀怨、尽在期间。而由于整张专辑有六首作品交给《千年等一回》的编曲人尤景仰编曲,也让整张专辑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的情歌,都有了一种“新古典主义”的味道。所以说,从这种以西方音乐体系来编派东方意境流行歌曲的手法而言,尤景仰其实更配担当“新古典主义”大师的称号。

这张专辑在台湾发行后,曾经创造了一百万张销量的佳迹,而这同样也和台湾华视连续剧《包青天》的热播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专辑的同名曲,正是这部剧集的片尾曲。而剧中主角之一的何家劲也在一年后,推出了一张同名同姓的专辑,主打曲正是改编了黄安的这首作品,而粤语词则交由最擅长写宿命的林夕。

不过,台湾流行音乐的浮躁,也同样感染到了当时的黄安。随着《新鸳鸯蝴蝶梦》的热卖,黄安也以此为模板,在随后的几年接连推出了《救姻缘》、《明明知道相思苦》等几张复制专辑,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黄安的蝴蝶梦也很快因为歌迷的审美疲劳而走到尽头。于是干脆淡出音乐圈、进军主持界,或许是早年曾经玩过重金属音乐的缘故,黄安很快就在台湾主持界显示出他摇滚的气质,以金圣叹和李敖式的狂言快语,接连得罪了吴宗宪、张菲等岛内名嘴,也直接导致了他最后只能黯然离开台湾而赴大陆发展。

回想当年《新鸳鸯蝴蝶梦》旋律泛滥成灾的辉煌,再联想一下如今周杰伦在《青花瓷》里意气风发的张扬,此时重温前者的那句歌词“由来只闻新人(周杰伦)笑,有谁听到旧人(黄安)哭”,倒也多出一种真知灼见的感慨。

 

文/爱地人
27/08/0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